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10-18 14:11:01作者:落雨微凉

落雨微凉的小说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,里面的主人公是羽念冷潇汉,这里为提供书友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的最新试读预览,看羽念冷潇汉他们的故事如何发展的,一起来观看吧:某男凶巴巴的将她壁咚在门板上,一脸严肃的说,“你救了我,那我以身相许好了。”羽念惊的心肝颤了颤,睁着一双惶恐的大眼睛摇头,“不、不用了。”被人下了药,他及时出现,结果她把自己珍贵的初夜糊里糊涂的献给了他。“你睡了我,你得对我的后半生负责。”“不...”某男神色一凛,低头看似无聊的摆弄着手里那把削铁如泥的小刀,“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了不起?睡了别

《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》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小说最新试读预览-羽念冷潇汉小说 免费试读

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全文免费阅读

007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

羽念瞳孔猛缩,这个疯子!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!

她猛地从座位上起来,神色匆匆的扭头对卫琳说,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卫琳拉着她疑惑的问,“唉,你哪儿去?马上上课了!”

“你和老师说一声,我肚子有点儿疼,去厕所了。”

“...哦。”

冷潇汉坐在双杠其中的一条杠上,一条腿弓起踩着另一条杠,另一条腿自然垂着,他嘴里叼着烟,老远就看见羽念东瞅细看,做贼一样朝这边走来。

他眯了眯眼,唇角扬起一个浅淡的弧度。

羽念在双杠前站定,她仰头看着他被烟雾笼罩着的脸,抿了抿唇皱眉问,“你什么时候加的我微信?”

冷潇汉不语,看了她一眼,双指夹着香烟用力吸着。

默了默,羽念又仰头问,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

冷潇汉还是坐在双杠上抽着烟不吭声,羽念气的转身要走,只听身后响起一声轻微的落地声,同时她的肩膀被他扣住。

“唉。你这女人真没耐心,哥在这儿等了你两个小时唉,你连两分钟都不耐烦?”

冷潇汉忽然向后一拉,她的身体就失去重心向后仰来。

蓝天白云从眼前滑过,她惊叫,“哎哎哎...”

这是报复来了吗?就因为她将他推下了停车场,所以他也要摔她个脑震荡?

她惊叫着闭上眼睛缩起脖子,然而并没有预想中的摔倒在地上,而是落入了一个有力的臂弯...

羽念震惊的盯着眼前的这张脸,逆着光,好似阳光将他团团围住,这样看他的脸倒是不显得那么冷凶。

冷潇汉挑眉,“倒是看不出来,原来你喜欢投怀送抱啊?”

羽念挣扎着站好,一张俏脸泛着不自然的桃红。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,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跳轻声说,“那个...昨晚的事情...我也是第一次...所以你也不吃亏...还有两月就过年了,过了年我就二十了,早就成年了,估计你也和我差不多吧?”

冷潇汉的眸光闪了闪,鼓了鼓腮帮子皱眉看着她问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想说,”羽念顿了顿,忽然仰起头一脸严肃的说,“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昨晚的事情就当没发生好吗?以后请你也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,我们不是一路人。”

“昨晚?”冷潇汉冷哼一声,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天,“昨晚发生了好多事儿,你指哪一件?”

明知故问!羽念脸色更红了,可她今天必须要说清楚,她不想以后的生活,总是被他的突然出现而搅的焦头烂额。她抿了抿唇,仰起头迎着他看过来的目光开口说,“就是...上、床的事。”

一抹冰冷的笑容缀在他的唇角,他弓身与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平视,他那双犀利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,她顿时心里发寒,抬脚悄悄向后移去,可惜她脚还没落地,校服的衣领已经被他攥到手里了,他周身被怒气包围,羽念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冷了几分。

冷潇汉忽的一笑,但那笑容就像昙花,转眼就又变成了冷眼相对,他揪着她的衣领晃了晃说,“哥说了,你得对哥负责,你就必须得负责!”

羽念像被雄鹰牢牢抓住的小兔子,也许下一秒就会成为这只雄鹰的小点心,内心无比惊恐,她的眸光在冷潇汉的腰身溜了一圈,没发现他带什么武器,便又撞着胆子说,“有什么事儿咱们以后再说好吗?这里是学校,保不齐一会儿被路过的老师看见...”

“谁爱看谁看,关我什么事儿?!除非你求我。”

“...”羽念闭了闭眼,小声说,“求、求你让我回去吧。”

“哈哈哈...”

冷潇汉松了手,羽念满脸疑惑的瞪着他,这个人,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?刚才还一脸苦大仇深,动不动就跟人拼命的架势,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又哈哈大笑起来?

他笑了几声,伸手在她的眉心点了点,“好啦,你一直不回哥微信哥才一生气找来的,下次乖乖的,哥就不欺负你了。”

“我手机是静音...”

“哥不喜欢听解释。晚上八点,我在你家小区门口等你。”

见她眼神惊慌,张开小嘴要说什么,冷潇汉立即伸出食指按在她柔软的唇上,“别给哥找借口。昨天哥约你出来你说没空,却转头去酒吧和有钱的公子哥眉来眼去,哥还没找你算账了!晚上八点,要是在小区门口见不到你,你试试?”

说完,冷潇汉眼神凉凉的扫过她错愕的脸,转身大步走向操场的院墙,看他动作爽利的翻墙出去,羽念眉毛抖了抖,她就说么!学校的门卫怎么可能随便开门放人进来...

和有钱的公子哥眉来眼去?他说的是陆枫吗?羽念惊疑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...

冷潇汉安稳落地后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,他一边向自己的车走去一边拿起手机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潇汉哥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那两个人找到了,都在医院躺着呢,已经确定了,不是哪个帮派的,就是两个刚从外地来静城找活儿干的民工。”

“让他们联系那女的,约她晚上八点之前到飘摇酒吧,你安排安排,去街上找几个奇丑的男人。这事儿给哥办好了,你打晕哥的事就不和你计较了。”

“好的潇汉哥,这事儿包给我!错不了!”

敢欺负他的女人,活腻歪了!他挂了电话启动了汽车,车内响起了震耳的音乐,他勾了勾唇,肩膀随着音乐声有节奏的晃了晃,瞥了眼后视镜操控着方向盘掉头离开。

...

马亦巧左等右等,怎么也等不来那两个人的电话,她正在担心,莫非没得手?不应该啊!难道羽念喝下了那种药还有力气能跑了不成?

这时电话忽然响了,她快速的接了起来,打电话的正是昨晚她雇佣的那两个男人其中一个。

“怎么样?得手没有...视频呢...好...我自然说话算话...嗯...晚上酒吧见...一手交钱一手交货...”第7章结束

008 药店奇遇

羽念因为心里忌惮着冷潇汉说晚上要去找她的事情,也暂时没了心思再去找马亦巧的联系电话。

今天周五,高可心每周五的晚上晚饭半小时后都会离家去美容院,算上来回的车程,十点之前是回不来的。

晚饭时,羽念小口吃着菜,忽然抬起头问,“妈,今天你还去美容院吗?”

“要去的呀!每周五晚上我都得去,怎么了?你爸爸不在家,你一个人害怕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羽念急忙摇头,“咱们小区治安一直都挺好的,我不怕,我就是想提醒您,听说今晚会降温,您出去要多穿点儿衣服。”

高可心拿起纸巾擦了擦嘴笑道,“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,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!行了,妈最近在减肥塑形,不吃了,你学习那么辛苦,你多吃一点儿。”

“好。”

高可心不知,她前脚刚走,后脚,羽念就脱下了居家服,换上了一件白色毛衣,浅蓝色细腿牛仔裤,外面罩了一件黑色大衣,脚上蹬了一双黑色的平底小皮鞋,出门前还特意戴上了棒球帽和口罩,把自己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小区门口向东五百米处有一家大药店,她要赶在冷潇汉过来接她之前把事后药买了吃下。

晚上的药店比白天时候要清净许多,羽念进去后视线环视了一圈儿,没有她认识的人!店员热情的询问她想要什么药品,幸好脸上罩着口罩,脸红也没别人看见,她凑到柜台边压低声音问,“有没有事后...避...”

她还没说完,推门进来一个人一边大声喊她的名字,一边朝她快速走来,“哎,羽念,是你吗?”

羽念背脊忽的僵硬,她都打扮成这样了,谁还能认得出来?

她扭头,那人已经走到她面前站定。

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张熟悉的漂亮脸庞,假如不是在这个时候遇上,她想她会更加高兴,她弯起眉眼,“赵阮?”

“还真是你啊!”赵阮露出她那颗可爱的小虎牙,“在门外我就看见你了,虽然你把自己裹的跟个粽子似得,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你来了。诶,你终于出院了!一会儿我就告诉我表哥,你信不信他听了一定会高兴疯了?!”

“你表哥?”羽念露出一脸的疑惑,她出院不出院,和她表哥有什么关系?而且她并不记得她有个表哥啊。

“两年没见了,走,咱们找个地方坐坐。”

赵阮挽着羽念的胳膊想拉着她往外走,药店的店员出声询问,“这位小姐,你的药还要么?”

赵阮盯着她问,“你病了?”

“哦。”羽念神色尴尬的笑了下,扭头对店员说,“麻烦你给我拿一盒感冒药。”

店员愣了一秒,马上恢复了原来的笑容,转身拿了一盒感冒药给她,“二十。”

“嗯嗯。谢谢。”

羽念给了钱,和赵阮手挽手走了出去。

“原来你是感冒了啊,怪不得把自己弄的这么严实。”

“呵呵...是啊。你不是应该在京都上大学吗?怎么还没放假就回了静城?”

“我呀...”

两人的声音逐渐走远听不见,冷潇汉从另一排的架子后缓步走了出来,他把一盒大号超薄的杜蕾斯放在结账台上,“再给我一盒事后避、孕药。”

他从药店出来,上了路边一辆银色的面包车。

文博欠欠儿的笑着凑过来,“潇汉哥,你刚进去不久,她就进去了,我还寻思呢,你们俩真是有缘分,在药店都能来个偶遇,可惜,没想到她被别的女孩给拖走了。”

冷潇汉眼光冷飕飕的瞪过来,文博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,“怎么办啊潇汉哥?我看着她被那个女孩拉去旁边的咖啡厅了,离着八点还有半小时,你说她会不会爽约啊?”

“她不敢。”冷潇汉低头咬了支烟在嘴边,文博把打火机凑过来帮他点着,他吸了一口冷声问,“飘摇酒吧那儿都安排好了?”

“放心。”

“嗯。”

...

七点五十。

羽念第N次看过腕上的手表,屁股上像是长了钉子,可赵阮却好像丝毫没看出她的焦虑和心急,自顾自的说着热闹。

“小念,你是不是还在怪我表哥?其实他也是身不得已,他一回到了京都就被公司的事情给困住了,后来过了很久他才知道,原来一直打你手机打不通,是因为在他离开的那天,你出了车祸,那个手机也在那次车祸中毁了,再后来你就一直昏迷不醒,表哥开始时还以为你是因为他的突然离开而和他赌气,听说你住院昏迷后,他痛苦不已,他...”

“赵阮。”羽念打断了她的话蹙眉说,“对不起,请问你口中所说的表哥是谁?”

“韩承啊!”赵阮惊奇的眨眨眼睛,看到羽念眼中的漠然和疑惑,赵阮皱起眉怔了怔问,“你是...你是真的忘了他?还是真的在和他赌气?他心里一直念着你的,虽然他没能来陪在你病床边,但是他一直嘱咐我只要回静城,就一定打探打探你的消息。”

韩承?

羽念摇头蹙眉,“我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。”

“不可能啊,当初你们...”

羽念低头看表,七点五十五。

她猛地站起身抱歉的打断了赵阮,“我们已经互相加了微信,改天我约你,但是现在我必须要走了。”

“唉,这就走啊...”

赵阮还有些不舍,羽念已经快步走向了银台结了账,转眼人就一阵风似得从咖啡厅门口走远了。

“...”赵阮收回视线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听,赵阮一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表情兴奋的对着电话说,“表哥,你才我见到谁了...哈哈哈...不是...都不是...男朋友对我来说如同衣物,旧了就扔了...我刚刚看见羽念了!她出院了!看上去精神状态很好,我们刚才还一起喝了咖啡!现在啊...她说有事先走了。”

...

羽念在人行路上快步向回走,道路两旁路灯明亮,浓郁的树枝斑驳了她的影子。

从一棵百年老树边走过的时候,树枝挡了路灯大部分的光芒,以至于太昏暗了,树下站着一个人,她一开始都没注意。

她就要匆匆从树底下走过,手腕忽的一紧,她惊呼都来不及,人已经随着一股巨大的拉力向旁边甩去,后背重重的拍在了这棵百年大树的树干上,震的树上扑簌簌落下几片枯叶。

若不是有一双手垫在她背后,缓冲了这一下的力道,她非得被撞吐血不行。

第9章开始

009 报仇

冷潇汉从她身后抽回自己的手,唇角斜了斜冷哼出声,“瞪什么瞪?没见过哥这么帅的男人?”

帅是挺帅,但也没见谁这样夸自己的。羽念听了直翻白眼,翻了一半,对上他淬了冰的眸子,眼珠儿乖乖的又回到了原位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她小声问。

他抬手在她头顶敲了一下,表情硬邦邦的说,“等你。”

她捂着头蹙眉,“不是说在小区门口等么?”

“啰嗦!”

冷潇汉直接拉了羽念的手绕过这棵百年大树,那辆银色的面包车就停在他们面前。他扭头瞅了一眼,见她一副受惊的小白兔的样子,他心头一动,想马上欺负一下,可惜他还得忍忍,文博那小子还坐在车上伸长脖子朝这边看呢,不能便宜他看戏。

“上车。”他鼓了鼓腮帮子努嘴示意羽念坐上去。

她也不多问,弯腰上了车,反正他要是想带她走,她反抗也是没用的,这家伙的手段她已经见识了,除非她说服他主动放弃对她的纠缠。

冷潇汉挨着她坐在了后座上,冷声对文博说,“开车。”

文博答应了一声,笑嘻嘻的转过头来对羽念笑着打招呼,“SZ好!”

“...”

SZ!

羽念蓦地睁大了眼睛,一时间脸色红白交加,她张张口皱着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文博也没指望她能搭理他,倒是更像是在冷潇汉面前表现乖巧。冷潇汉的眼角缀着笑意,他伸手推了下文博的头凶道,“滚回去!开车!”

文博听出了冷潇汉的语气中隐藏的笑意,他笑意未减,听话的转过头去,开了CD,重金属死亡音乐被超大分贝的释放出来,羽念顿时觉得地崩山摇。

“哈哈哈...就知道你也不喜欢...也就文博那疯子喜欢这种...”

冷潇汉的声音在车里被音乐声掩盖的七七八八,羽念皱着眉闭上眼睛,双手扬起来想去捂住自己的耳朵,冷潇汉比她动作快一步伸手将她搂过来,她的一只耳朵靠在他的怀里,另一只耳朵被他的大手覆盖。

听着他一下一下有力的心跳声,羽念觉得耳边好像清净了不少,也不觉得这音乐声有多刺耳了。

过了会儿,汽车停靠在路边熄了火,冷潇汉放开她,她红着脸从他的心口抬开。

“到了。”

“来这儿干嘛?”羽念瞅着车窗外飘摇酒吧那闪亮的招牌心里产生浓浓的抗拒。

“下车。”他抓着她的手腕不容置疑的说,“害你的人就在里面,哥今晚替你狠狠出这口恶气。”

羽念充满疑惑的跟随着冷潇汉进入了飘摇酒吧的监控间,若不是亲眼见到,羽念竟不知道原来酒吧里的每一处都安装了隐秘的摄像头,包括每一个高级包间。

“潇汉哥!”

“潇汉哥来了!”

“嗯。”冷潇汉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烟盒,抽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,他眯着眼睛吸了一口说,“把V1包间的画面放大。”

“好的潇汉哥。”

羽念拉了拉冷潇汉的袖口,他转过身狐疑的看着她问,“怎么了?”

“昨天你就是从这里看到我被人陷害,然后去...去救我的?”

“嗯。”

一旁的文博撇撇嘴心想,你就吹吧!你明明就是拎着酒瓶子去杀人的!冷潇汉好像能读懂他心中所想,冷飕飕一记眼刀飞过来,文博立马躲得远远的。

羽念点点头又问,“这个酒吧是...”

“不是我的,我帮沈叔看场子。”

“哦。”

这时有人喊他,“潇汉哥,你看...”

冷潇汉和羽念同时抬头,此时最大的那个屏幕上显示的正是V1包间的内景。

马亦巧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,她脸上的得意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她的目光时而掠过紧闭的门口,好像是在等人。

尽管刚才他说了,害她的人就在这儿,但是亲眼看到马亦巧在监控画面中时,羽念依旧很震惊。

看看监控画面又看看冷潇汉线条完美的侧脸,她抿唇问,“你打算做什么?”

“呵,”他冷笑一声,眼中寒光乍现,“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。”

“来了来了。”

“哈哈哈...”有人拍着大腿笑,“文博真是人才,这都是从哪儿找的这些男人?估计这女的马上就得哭。”

羽念抬头看去,只见包间的门开了,鱼贯而入五六个身形不同,共同特点都是又丑又邋遢无比的男人!

有的是胖的走了样,有的是瘦的脱了形,有的是头上长了吃毛癣,有的是满脸好久未修整过的络腮胡子...

马亦巧抬眼看见几个男人色兮兮的进了包间,最后一个进来的人还将房门反锁了。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铜铃那般大。

“你们是谁?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?”

一连串的问题,回答她的只有他们齐齐脱衣的动作。

马亦巧这会儿知道这是有人要算计她,她慌了神,一边后退一边尖叫,“不要过来!你们别过来!是谁让你们来的?给了你们多少钱?我有钱!你们今天放我一马,你们要多少钱?开个价吧!”

那个头上长了吃毛癣的男人他第一个上前,凑到马亦巧身边一把将她抱住。

“哎呦!不错啊!又软又香!哈哈哈...”

“不要!啊!你滚开!丑八怪!恶心死了!”

马亦巧奋力挣扎着,双手乱舞,把吃毛癣的男人脸上抓出了一道血口子,男人眉眼立即凶恶了起来,他毫不手软的在马亦巧的脸上来来回回打了十来个嘴巴,马亦巧吓傻了,眼泪止不住的流,花了妆,脸颊红肿,嘴角带血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男人被激怒了,双手在她的身上好一番撕扯,不多会儿,马亦巧已经衣不蔽体。

其他几个男人将她围在中间。第9章结束

010 走着瞧

“啊!放开我!救命啊!”

马亦巧疯了一样扭动着身体奋力挣扎,隔着屏幕好像都能听见她刺耳的、崩溃的嚎叫。

监控室的男人们看的津津有味,好像在一起欣赏一部“动作片”。

这屋里就羽念一个女孩,和一帮那人一起面对这种画面,她感觉很别扭。

过了会儿她忽然大声说,“放了她吧!”

屋内的嬉笑声忽然静了,所有人都向她头来奇怪的目光。

冷潇汉走过来站在她面前,眯着眼睛似乎在生气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“我说...”羽念瞥了一眼屏幕上无声的画面,她抿抿唇对冷潇汉说,“你放了她吧?”

她看的出来,整个屋子的人都听他冷潇汉的,马亦巧今儿能不能逃过此劫只要他一句话。她也知道,他是为了给她出气,才安排了这样一出戏。可是,她的心毕竟没有马亦巧那么狠毒。

“不行!”冷潇汉指着屏幕对羽念吼,“这娘们儿这么害你,你要我就这么放了她?休想!”

他不敢去想,假如那天他不是刚好在停车场将会发生什么!他弄死那贱人的心都有!找几个男人祸害祸害她,算是他仁慈了!

羽念犯了倔,牟足了劲儿推了他一把,冷潇汉后退了两步,站稳后一脸懵逼的看着她,见她身体轻颤,瞪着他激动的大声说,“那是我的事情,不用你管!更用不着你用这种方式来管!”说完,她转身冲了出去。

冷潇汉怔了两秒,脸色黢黑,生气的低骂了几句,在兄弟们诧异的眸光中,他扯着文博的衣领大步追了出来。

“潇汉哥,你拉错了人!惹你生气的那大小姐在前面呢!”文博嗷嗷叫着,他看冷潇汉这脸色阴的够罕见的,搞不好一会儿就来场猛烈的暴风雨,他可不想被当成了炮灰!

羽念从监控室出来就直奔V1包间,门是反锁的,她拧不开,她用力的拍打包间的门大叫,“开门!开门!再不开门我叫警察了!”

屋里几个男人眼看就要得逞了,忽听门外有人拍门说叫警察,几人顿时软了,面面相觑,正不知如何是好,文博拿着钥匙从外面把门开了。

几人都是文博找来的,自然都认识,马亦巧蜷缩在沙发上,双臂挡在胸前,脸色苍白,双目无神,头发凌乱,妆容尽毁,看着像个女鬼。

文博嘴角抽了抽对那群男人说,“衣服穿好,都滚吧。”

几人有点儿不舍,这样走了岂不是白忙活了?

“事儿还没办...”

文博绷着脸手背后,猛地从腰间抽出一根铁棍,他往门上用力一敲,“还他妈不滚?是想把腿留下吗?”

几人吓得衣服都顾不得穿整齐,胡乱遮了遮羞都溜了。

“你也赶紧滚,别耽误爷做生意!”

文博轻蔑的看了马亦巧一眼,留下这句话转身走人了。

马亦巧抹着泪去捡地上被撕扯的衣服,全都没法穿了,只有进来时脱下来挂在衣架上的红色大衣还是完好的。她用纸巾擦了擦脸,光着身子裹着那件大衣低头快步走出包间。

马彤刚洗完澡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敷面膜,看到女儿这副样子回来,她从沙发上弹坐起来,揪下脸上的面膜丢在垃圾桶里紧张的问她,“你怎么弄成这样?”

“妈!”马亦巧哭着扑倒马彤的怀里,“是羽念!她害我!她找了几个其丑无比的烂男人想毁了我!后来被酒吧的负责人发现赶走了那几个男人,不然我...我...呜呜呜...”

“羽念?”马彤紧紧的拧起眉,“我见过她几次,她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。”

“妈!我都这样了,难道你以为我在说谎吗?还不是因为陆枫现在是我的男朋友,所以她嫉妒,她想毁了我!妈,您对她不能心慈手软!就因为陆枫是我男朋友她就要这么对我,假如,假如她知道...”马亦巧咬着下唇恨声说,“假如她知道我也是羽康的女儿,她一定会杀了我的!”

马彤眸光森森,冷冷的开口,“不会的。妈不会给她这个机会,今天的事情,一定不要对任何人讲,你要牢牢的黏住陆枫,想办法让他娶你,剩下的事情交给妈妈,放心,你今天所有的痛苦,妈妈会让她千百倍的偿还。”

“嗯!我听妈的!”马亦巧抱住马彤,靠在马彤的肩膀上,她眼神飘远,无声的冷哼,“羽念啊羽念,咱们走着瞧!看看最后谁才是羽家唯一的小姐!”

...

冷潇汉将羽念从酒吧拉了出来。他眸色深沉,拉着她上了他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轿车。

车门一关,刚才所有的喧嚣和闹剧全部归于平静。

羽念坐在副驾驶,偷眼瞧了瞧旁边靠在靠椅上闭着眼睛抽烟的冷潇汉,刚才她竟然一时冲动当着他那群兄弟的面儿推了他!找死么!?可是刚才那种情况,她真担心那样会儿把事儿闹大,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才一时心急犯了倔。

借着外面的路灯,羽念看见操作台下的储物盒里摆着几个长短不一的刀具,她顿感心凉,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吗?

她喉咙滚了滚,很小声,很小心的开口,“对不起,我刚才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拾,假如因为替我出气而连累了你,我也于心不忍的。再说,她今天已经受到了惊吓,得到了教训不是吗?”

冷潇汉忽然睁开了眼睛,他捻灭了香烟,歪着头眸光幽深的盯着她看,羽念心中警铃大作,她一手摸上车门,扯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出来,“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,我心领了,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就尽管说,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帮你。我、我先走了...”

“你试试?”

冷冰冰的话语蓦地响起,羽念感觉眼前一晃,被她推开了一条缝的车门又被他“砰”的一声关紧了。

“...”

他双手握在她的肩膀上,转过她的身体让她看着他,严肃又愤怒的说,“你今天放走了一个定时炸弹你知道么?那种贱人,若不是一次性把她收拾狠了,若不能让她从心底惧怕你,她就一定会返回来给你挖一个更大、更危险的坑!你难道忘了她对付你的手段了吗?”

羽念蹙起眉,烦闷的叹了口气,“你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我心里不气呢?”

看见她的眼中瞬间升起一层浓浓的雾气,冷潇汉的心好像被扎了一下,听她嗓音轻软的继续说,“可是,我终究不是她,用不来她那种阴毒的法子。”

落雨微凉的《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》就可以了哦~

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

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

作者:落雨微凉状态:已完结

落雨微凉的小说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,里面的主人公是羽念冷潇汉,这里为提供书友冷少强爱:萌妻,不服来战的最新试读预览,看羽念冷潇汉他们的故事如何发展的,一起来观看吧:某男凶巴巴的将她壁咚在门板上,一脸严肃的说,“你救了我,那我以身相许好了。”羽念惊的心肝颤了颤,睁着一双惶恐的大眼睛摇头,“不、不用了。”被人下了药,他及时出现,结果她把自己珍贵的初夜糊里糊涂的献给了他。“你睡了我,你得对我的后半生负责。”“不...”某男神色一凛,低头看似无聊的摆弄着手里那把削铁如泥的小刀,“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了不起?睡了别

在线阅读